清明 | 人生看得几清明

作者:泊心云舍


梨花淡白柳深青,柳絮飞时花满城。

惆怅东栏一株雪,人生看得几清明。

——苏轼


清明清明,天地间吹来清爽明净之风,万物至此时洁净而清明,故谓之清明。

清明一到,气温开始回升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天地清明之时,人们植树插柳,踏青郊游,扫墓祭祖,愉悦中又带着对故人的哀思。在中国人眼里,清明是个欢笑和眼泪并存的日子。


趁着清明的和风,大人小孩都放起风筝,把风筝放上蓝天后,便剪断牵线,任凭清风把它们送往天涯海角,据说这样能除病消灾,给自己带来好运。


清明吃青团,把春天的甘甜都吃进嘴里,把世间的柔软都含在口中。

清明时分,对于江南一带的小孩子来说,最心心念念的,莫过于那翠绿软糯的青团了。青团又称清明饼。


许多地区都有清明吃青团的习俗,采摘新鲜的艾草碾压成汁,拌进糯米粉,使青汁和糯米粉相互融合,然后包上豆沙、枣泥等馅料,用芦叶垫底,放到蒸笼内。


蒸熟出笼的青团色泽鲜绿,清香扑鼻,能吃出一股淡淡的青草味,是清明节最有特色的节令食品。


清明节扫墓祭祖,在现在的年轻一辈人看来,或许没那么重的分量,但在老一辈人心中,那或许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。

印象之中,我的清明记忆,都是和爷爷有关的。每次清明节前半月有余,爷爷就会把通往祖坟的那条山间小路清理一遍,拔除杂草,砍掉树枝,保证清明的路途通畅。


清明节那天,不管刮风还是下雨,爷爷都会早早起床,准备祭祀用的香烛、纸钱、爆竹和贡品,走过长长的林间小路去扫墓。

扫墓时,爷爷会先点燃蜡烛,然后焚香、烧纸钱,再端上贡品作揖,每一步都细致有序,充满仪式感。爷爷作揖时,是闭着眼的,一公分一公分地往下弯着腰,又一公分一公分地直起腰,嘴里还念念有词,最后还要倒上三回酒,点燃爆竹,待硝烟弥散之后,人才能离去。


“我们这些尚在人间的人,之所以有如此幸福安然的生活,全靠逝去的亲人庇佑。”每次清明节扫墓的时候,爷爷总会对我说这句话。

那时候的我总是不以为然,每次去扫墓祭祖的时候,也只是走个过场。现在的我渐渐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爷爷把清明扫墓看得如此重要。

其实爷爷早就告诉我答案了。就在那句“这是你太爷爷的墓,这是你太奶奶的墓,这是你高祖父的墓,这是你高祖母的墓……”。在那一片土地上沉睡的人,对我来说是素未谋面的亲人,但对爷爷来说,却是至亲啊!



无论发达与否,无论身在何处,都要记着你的根在哪里,记着那片生你养你的土地和先人。

清明清明,清生命之感,明生命之理。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,这或许就是清明节的意义,让我们在百忙之中团聚在一起,缅怀先人,寄托哀思,然后,再继续向前。
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泊心家人专线 0872-26736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