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村人都搬走了!但这里却成了大理最有诗意

作者:泊心云舍


遇见凤阳邑,缘于偶然,这个藏在苍山脚下的世外桃源,沉默在岁月里。在它一路之隔的即是喧嚣热闹的大理古城,而这里与古城却俨然是两个世界。



在观音塘从下关方向过去大约2公里,穿过一片青瓦白墙,顺着曲折的村中小道走到山脚,便可看见在两排古老的白族民居中,向远方蜿蜒的茶马古道。



这条穿过村心的古道并不宽,不超过3米。当中1米×0.6米左右的条石,就是青石板铺筑而成的“引马石”,两侧则是不规则的鹅卵石。



踏着清晨的阳光,依稀可见当年马帮来回穿梭买卖的盛景。就在这条古道上,一匹匹驮着货物的马儿,伴随“叮叮叮”的铜铃声响,往西藏方向去。





土库房


历史上多有文献记载:“冉羌众皆依山居上,垒石为室。”古道两旁的白族民居,就是“以点苍之山石,垒砌而成固也”的土库房。



檐口的墙体以下皆用条石或卵石垒砌而成,有“石头砌墙,墙不倒”之称。这种房子外观厚重,封闭,历经千年的风霜依旧矗立。





诗意的世界


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。墙体上随处可见的涂鸦,告诉我们,住在这个地方的人怀着怎样的诗意。



“无言之美”,不知是在说,凤阳邑茶马古道静默的美,还是在说在这里,沉默即是美。不管哪种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看到这样诗意的语言,不自觉就会把音量降低。





繁花小巷



在凤阳邑,遇见太多的惊喜。这里,土墙上的仙人掌,蔓延整个院子的藤草。有一瞬间,或许是坠入了过去的时空。



沉默在岁月里的凤阳邑,断壁残垣里,一路繁花盛开。不禁想到“小巷,又弯又长,没有门,没有窗。我拿把旧钥匙,敲着厚厚的墙”。





草帽街



这里,有条“草帽街”,古槐树下,闲翁七八;花语缤纷,轻拂脸颊。而今,双子井井水依然清澈,台阶依然干净。而观音古井旁,古槐树却已经没有开花了,只剩闲翁依旧在这里编织草帽。





沉睡的贝壳



有一座石头城,失落千年,被遗忘在岁月里;有一座凤凰城,洗净风沙月瘦,矗立在茶马古道上;等着马帮的铜铃再次响起.


这里,冷漠,凄清、又惆怅,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。“贝壳在泥土中沉睡”,所以,请你不要叫醒它。





山墙佛龛



千年前,石板路被马蹄和行人的步履反复打磨,锃亮如铜镜。而现在,盛景不再,只剩斑驳的石墙还在诉说当年的故事。



听说,当马帮经过山墙佛龛时,都会在这里祈祷,祈求平安归来。而今,古道依旧,铜铃宛在,马帮却还没归来。






白族的《创世纪》长诗中记载说,“古时的天地现在还在,古时的日月现在还明,古时的山河现在还有,但是古时的人现在不见了,古时的贝壳还在,但古时的人不见了。”



嘘!静静听,石墙它在说话,它告诉我们,“如果有天你见到马帮,请帮我告诉他,我还在等他。”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
泊心家人专线 0872-267366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