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一个人,陪我去一次凤凰……

作者:泊心云舍

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
 
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
 
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
 
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”
 
——沈从文
 
自古水乡多古镇,每当提起这些古镇,眼前总会浮现出看不尽的美景,和道不完的故事。
 
当年沈从文老先生在这湘西古城凤凰,凭着无穷思念,为远在北京的妻子,写下了这最美的情书《湘西书简》,流传一时。
 

 
但对于很多人来说,最熟悉的,还是老先生笔下充满诗情的《边城》,也因着这《边城》,对凤凰古城充满向往。
 
昨夜,我又梦见了凤凰,那千年流传的吊脚楼,穿城而过的沱江,还有巷子里的青石板······
 
从梦中醒来以后,我回忆久久。曾经听人说过,如果你会梦见一个许久不见的人,那么那个人正在将你遗忘。
 
我在想,凤凰,你是不是在慢慢将我遗忘?
 
自从六月分别以后,我们就未曾再见,但你仍占据着我心中的一个角落,就像那缠绕的相思结,相思难解!
 

 
走过端庄优雅的乌镇,也看过小巧精致的周庄,可还是湘西边陲的凤凰最得我心。
 
其实去凤凰之前,内心也是很复杂的,既期待沈老先生笔下那种质朴、自然的生活状态,又担心凤凰的现代化已经到了乌镇的程度,怕那些
 
浮华和商业已经取代了以往的安静和祥和。
 
但幸好,凤凰还是我想象中的那个凤凰,尽管夜夜笙歌,但那份质朴与自然还在。
 

 
沿着古城纵横交错的小巷子缓缓走过,仿佛能透过脚下光滑的青石板,看到小城曾经的沧桑历史。
 
古城里的店铺很多,时间充裕的我,一家又一家慢慢逛过,书店、明信片店、手工艺品店,每一家都有独到的地方。
 

 
巷子沿路,有一些上了年纪的阿婆在摆摊,几乎每个摊子我都会认真的逛逛,这是一种情怀,跟东西的价格无关,更多的,是在于享受这个过程。
 

 
端午的前一个星期,古城里人并不多,没有汽车的喧嚣,也没有高分贝的音响毒害耳朵,还少了人头攒动的拥挤,让这趟旅行多了几分惬意。
 
穿城而过的沱江,是古城的母亲河,城墙边的河道也不见得有多深,河水清澈,还能看到水中飘摇的海草。
 
对我来说,不泛沱江,犹如枉来凤凰。坐上乌篷船,听着水流与船桨击打的声音,穿梭在两岸密密麻麻的吊脚楼之间,穿梭在岁月的河流中,就好像回到了多年前,回到了沈从文老先生的《边城》里。
 

 
虹桥,应该是古城里最出名的一座桥了,我自然不会错过它。
 
泛舟一圈后,沿着江边来到了虹桥,虹桥的造型很独特,古朴典雅中带着宏伟的气势,分为上下两层,一层是店铺和杂货店,卖的大多是具有地方特色的小饰品。
 
上一层则是民俗文化楼,在这虹桥之上,可以把沱江两岸的景色尽收眼底,是个吃茶赏景的好去处。
 

 
比起宏伟的虹桥,我更喜欢有如乡野姑娘的跳岩。
 
这也是沱江上的一条路,因着是由一块一块隔开的岩石砌成,在上面行走,好像跳跃一般,故才有了”跳岩“这一名称。
 
华灯下,“跳岩”两端排起了长队伍,我也免不了俗,想要试一试这沱江上除“虹桥”之外比较著名的桥。
 

 
行人太多,我一时竟被堵在桥中央,进不得也退不得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落到这沱江里去。
 
从这”跳岩“下来之后,再回头看看那些被堵在桥上的人,只觉得好笑,完全忘了,几分钟之前,自己也是站在”跳岩“上被人围观的人。
当然,也没有错过凤凰古城的特色小吃血粑鸭。
 
这道菜的做工比较复杂,工艺也很讲究,是当地人用来招待客人的一道好菜,鲜美味浓的鸭肉和香浓柔糯的血粑看起来卖相极佳!
 
但许是个人口味的原因,我对这道菜并不是很来电,觉得对比起来,还是闽南的姜母鸭更对自己的胃口。
 

 
反倒是另一道山笋炒腊肉更得我欢心,又鲜又嫩的山笋遇上湘西特色的腊肉,别有一番风味,异常下饭。
 
最爱的,还是夜晚的凤凰。
 
沿街的灯火绚烂,酒吧里传出的音乐声,再伴上夜晚凉爽的微风和沿途向你打招呼的当地人,真叫人感到欢喜。
 
我想,当你看到夜幕下的凤凰,也会和我一样庆幸,能看到这样宛如童话世界的美景。
 

 
千年流传的吊脚楼是令人向往的美好,难得来一趟凤凰,自然要在在江边的吊脚楼体验一番。
 
凤凰的吊脚楼建筑工艺很复杂,上层比较宽大,下层则是很不规则的,随地而建的特色十分明显。由木橼支起来的走廊垂挂在河道上,给人一种漂浮于水面的感觉。
 
我住的房间,店家备有吊椅,把整个人窝进吊椅里,看着江对面依旧精力充沛的行人和沱江深夜的景色,又是另一番享受。
 

 
凤凰,是个适合小住一段时间的地方,依水而居,任外面车马喧嚣,我自从容恬淡,一条青石板路走到底,一杯清茶喝到朝霞现出。
 
我想,我该再去一趟凤凰了。
 
部分图片来自网络

泊心家人专线 0872-2673666